Wednesday, May 10, 2017

文字作伴


公共假期,我姐传来了两个小瓜懒在书局,悠闲地翻看读物的照片。

以前都是选看图片的书本,如今她们已经开始看漫画了! 好喜欢看她们陶醉在文字中的样子。小时候家里物资不富足,唯一的读物是学校指定购买的3M报、知识报。每个星期拿到读物都满心欢喜地把它们带回家,赶紧做完功课,把每一个故事读了一遍又一遍。

能把阅读当作嗜好,我们都是幸运的。


话说,我今天也懒在家,悠闲地看了一整天的书,特别满足。(名副其实的宅女^^)

Tuesday, May 9, 2017

在梦里


你把我约了出来。
我以为,那是一群老朋友的相聚。
原来,你只约了我和她。

一顿饭下来,你和她轻声细语。
我,就像个外人。

最后,你像是担心我还看不出来。
你拿起了她的包包,说这是你给她送的礼物。
包包的颜色和你衣服的颜色,是一系列的。
你甜蜜地问我,你和她像情侣装吗?

我,笑得格外灿烂。
心,却淌着血。

饭后离开,你牵起了她的手。
她腼腆地把手缩了一缩。
你坚定地握紧了她的手,温柔地看了她一眼。
像是在说,怕什么给别人知道。

别人,是我。


回到现实生活。
你和我,始终甚少往来。
或许我该庆幸,你并没有向我炫耀你的感情生活。
不保持联络,或许就是最好的举动。

Thursday, May 4, 2017

心灵层面的伴侣


博士班名单一出炉,整个部门刮了个大风暴。一半的前辈要离开部门去深造了!

诊所的气氛也不一样了,大家兴致勃勃地准备自己未来的新挑战,折起衣袖,备收拾行李、安置妻儿。

唯独一个人,比平常显得更闷闷不乐了,却死口否认。大家都知道,他和妻子从大学先修班到现在都形影不离。如今两人将要分隔两地,心里格外沉重。他是妻子的学长,听说妻子还在当实习生的时候,他经常陪伴妻子加班; 妻子爱写作,写了一个故事,他帮忙妻子安排出版,不久前真的成功出版了!有个爱闹的同事撒野他说,妻子比他赚的钱还要多。他耸耸肩说,在背后支持才是最重要。

这种画面,在电影中经常出现。第一次感受到身边有人如此地守护着自己的女孩,那一刻,我真的是被感动了。突然,我也很认真的想要一个能如此守候自己的人,至少在精神上。

原来人到了一个阶段,真的会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庭...


如果三十岁的我还没结婚,你会牵起我的手吗?

Friday, April 28, 2017

打不开的心怀


在门诊,一个病人心藏有孔,却不愿意接受治疗。孩子、丈夫都劝过了,几个同事之前也费过一番唇舌。今天,是我看她。千方百计,什么都说了。病人显然清楚知道自己的病情,也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就是拒绝进一步的治疗。

我说安娣,你是否在担心什么?安娣说,也没在担心什么,我准时吃药,感觉身体好很多了。

我说安娣,吃药只是减轻心藏的负担,不是最终的治疗。要是情况再严重,就会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安娣说,就由得我吧。

我说安娣,到时候你进院,孩子丈夫就要到医院照顾你,你舍得让他们看你受苦?安娣说,我就不要进院,不要麻烦孩子,在家里听天由命。

安娣像是在说气话。我尝试把方向转一转。

我说安娣,这不是绝症,不是癌症第四期,我们有办法治疗。安娣坚持说不。

陪伴在一旁的女儿,想必期望我能改变妈妈的想法。我每说一句话,女儿就一直点头附和。安娣的每一个"不",就像针一样刺着她的心。看见妈妈这么顽固,女儿别过头,抹了抹眼泪。

那画面让我动了情绪,眼睛也有点湿了。

我说安娣,你还这么年轻,最小的孩子还在念中学,你不想看她毕业结婚成家吗?安娣依然铁着心肠。

我静默了几秒,头脑再也想不到任何说服的句子,毕竟我不能逼她。整间房间气氛有点凝重。最后,我直视安娣的双眼,我说安娣,要是我妈妈,我一定会让她做。

不知道为什么,话一说完,我眼眶的泪水变得更满了。安娣仿佛也看见我情绪的波动,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不再反驳。

我借故低下头检查安娣双脚,再假装低头在病历上记录下什么,快速让情绪平复下来。

直到最后,安娣依然没有同意接受下一步的检验,女儿也只能无奈地看着我。


我说安娣,我多么希望你能对我敞开心怀,告诉我你到底在顾虑什么...

Saturday, April 15, 2017

音乐之路


带小瓜上钢琴班。趁钢琴老师还没来,我陪着小瓜练琴。不谙钢琴的我,至少懂得音符、拍子,勉强应付得来。

短短几行音符,我拍着拍子让小瓜一遍一遍地练习。像是回到从前练习小提琴的日子,也是这样,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练,几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和音符。

我姐说小瓜上完钢琴班,回到家也坐在钢琴边一直练到晚上,早上睡醒又继续练。

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坏,学音乐的孩子特别专心、认真。

看着小瓜长大,很多时候也唤醒了自己小时候的单纯。

曾几何时,一个下午对着几段音符重复练习,就是一种幸福...

(在外面等候小瓜的时候,听见其他小孩练小提琴,走音走得挺刺耳的。我姐说,她以前也是这样整天在家里听走音的小提琴,还要是两个。我和三姐都学小提琴 ^^)。

Sunday, April 2, 2017

等待蜕变


你属于某座城市也好,
不属于某座城市也罢;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
到哪里都是流浪。

好像越来越不认识这个世界 (仿佛什么时候认识过?),
也越来越不认识自己。
看不见未来的自己,
没有欲望、没有计划、没有憧憬、没有意义。

"这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吗?"我问朋友。

"是时候认真找个男朋友了。"朋友轻轻地说。

有用吗?我心里想。
同时间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谈论。

为什么我们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总会觉得要是身边出现另一个人,日子就会立刻改善?

如果本身的问题没解决,跟谁在一起也不会让问题消失不见吧。

不久前我也觉得,来一场旅行洗涤一下身心吧。日复一日,我开始醒觉,问题在自身,到哪里也会是一样的。与其期盼旅行改变自己,不如在等着出发的日子中,试着透过生活,重新认识自己,再带着一颗热爱生活、积极的心,踏上新的土地。


我走在错的路上吗?
家庭、事业、朋友,怎么好像都处理得不好?

好久没有一件事能让我全心全意、废寝忘食了...

Saturday, March 18, 2017

默默地离开


闹市中,女孩漫无目的地上网流缆。无意间发现了男孩更新了状态,分享了一首歌曲。女孩毫无犹豫地点击进去。

听着听着,女孩就哭了。心想男孩是否突然想起了自己,是否一切都从未变过。

歌曲播放完毕,女孩把歌曲重播。想起了与男孩的一些回忆,止不住眼泪。

再一次重播歌曲,女孩开始回到了现实。或许男孩就只不过纯粹觉得女歌手唱得特别好而分享。又或者,男孩只不过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最后一次重播,女孩肯定男孩的分享,与自己无关。男孩不会惦记着女孩。

闹市中,女孩察干了眼泪,为自己的理智感到欣慰。


一件让你不开心的事,只要你不断重温,让自己麻木,总有一天,同样一件事,再也不能影响你。

Wednesday, March 1, 2017

日子这样过


这社会,大家都假借关心的名义,带着看热闹的心情来接触你。

雪上加霜、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没有多少个。

每天早上都在为镜子中的自己加油打气,但勉强假装出来的积极向上,只让心变得更累。

好久没做一件让自己开心的事。期待六月的到来...

Thursday, February 2, 2017

过程


那天,你開啟手機,
看著螢幕,看了很久很久,
終於鼓起勇氣,
傳短訊向對方問一聲好,
說說自己的近況。
你等了一段時間,
由已讀、等到輸入中,
終於收到對方回應,
只有一聲哦、一個嗯,
沒有其他,簡單易明,
卻讓你消沉了一整個晚上。

其實你只是想找他聊天,
為甚麼卻會換來,
一種不再被他重視的感覺。
你叫自己不要亂想太多,
只是他卻早你一步離線遠走。
不要再這樣下去,別要再委屈自己,
你看著螢幕,對自己這樣說;
只是你還是不捨得移開目光,
只是很久很久以後,
你還是鼓起了勇氣,
傳出短訊,又再向對方問好。
 
——《等心息》


一次比一次不痛了,一次比一次麻木了...

真好。

Sunday, January 22, 2017

一步一步往上爬


第一次的24小时oncall,平安度过。

太多的决定,太大的责任。
突然电话多了许多陌生号码,整个沙巴都要给我refer病人。虽然跟其他同事相比,我算比较"冷",没那么忙。但病房、加护病房、急诊室、偏远医院兼顾,还是蛮惊心动魄的...

医院上下跑了一整天,幸运地,凌晨两点后电话就没再响了。但我整个晚上不敢让自己睡得太沉,手机不离身,担心沙巴的哪个角落,哪个人突然心藏病发...

好不容易熬到了隔天,同事来接班,我才松了一口气。才在这个时候发现,我24小时没吃饭喝水!! 也不是真的忙得没时间,就是太专注在手机了。

医生真的不易当... 跟实习的时候差太远了。好奇老板是经过多少风雨才练成的淡定。毕竟,我只是老板的一个小卒。


(24小时的初体验后,接着就是36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