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7, 2017

心留在那儿了


终于到了星期五!

两个星期,兼顾两间医院。还包括连续值班33小时的一天,跑遍医院上下的病房跟急诊室,电话响个不停。晚上一看见医院来电,我都快要累哭了。

然后,蒙古领队很适时地在群组内上传了一系列蒙古的照片。干涸已久的心,像是看见了绿洲!

沙漠,给我一种神秘的感觉。戈壁沙漠,我的第一个沙漠。从远处望去,像是普通山脉。

置身其中,虽然没有撒哈拉沙漠大,也足以感受到电影里的沙漠感觉。

沙是很细很细的沙,就算大风把沙吹进了嘴巴,你也感觉不到嘴里有沙。

用尽体力,爬了一个下午的沙丘,第二天,再次以戈壁沙漠为背景,饥肠辘辘地等着我们的全羊宴。

好想念大家,好想念在蒙古无忧无虑的两个星期...

这个周末,我要回归大自然!


(领队林剑强摄)

Friday, June 23, 2017

我与小羊有个约会


那个午后格外炎热。不必赶路的一天,大家很随心所欲地无所事事。

一行人以戈壁沙漠为背景,排排坐在蒙古包前对着大地发呆。

突然,一辆吉普车驶过,刮起了一阵沙。大家一致地抬起头,看着吉普车驶过,消失无影。

这时,领队笑了起来,说我们像是乡下的老人,一辆车经过就变成村里的一庄大事^^

不久,前面不远处,一群羊正从一片草地,赶去另一片草地。我闲着也是闲着,朝羊群方向奔去。走在羊群间,被羊叫声围绕。我停下脚步,转过头,背后的一只小羊也跟着我停下。我想摸摸小羊,但脑海中冒出一系列的感染病。最会,只是蹲下,看着小羊。小羊越过我,我依然站在原地,小羊看我不走,它也停住,不断对我咩咩叫。眼看羊群就快走远了,小羊要离队了。我赶快小跑步,带着小羊归队。但我每一次停下,小羊也会停下等我。就这样跑跑停停,我越走越远。最后逼不得已,丢下小羊往回走了。反正小羊也不可能会迷路,我会。

过几天,我们搬到了另一个蒙古包。主人也有牧羊,傍晚羊群回来了,热闹程度不必那一天的逊色。下午茶后,等着日落,我又走进了羊群。一只羊向我走了过来,我蹲下,它把头低下,咩咩地叫。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它的头。平时连猫狗都很少摸的我,终于第一次摸了动物! 它被我骚弄得很享受。一停下,它就抬头向我叫了几次,又把头低下。最后我索性坐在地上,陪着它了。

保护人类是狗的天性。主人家的牧羊狗看我走近羊群,担心地跟着我,结果羊群就散开了。我无奈地看着狗,这就是所谓的好心做坏事咯。

羊啊羊,你能不能不那么娇媚,你身边那位朋友也受不了了。(就是这只白羊不断向我撒娇,逼我献出了我的"第一次"^^)

在这样的大自然下,我也忍不住把自己当成了大自然的一分子...

Wednesday, June 14, 2017

上哪解决


从一开始的尴尬,到后来"排排蹲", 上厕所不再是备受困扰的事。

蒙古人大小解都在草原上,领队说草原上的动物会把粪便吃掉。我不是很相信,但在草原上的十天,我没有看过人累的粪便。

但为了照顾游客,许多蒙古包附近 (大概两三百米的距离) 都建有简陋的厕所。

在草原的第一天 (那唯一看见银河系的地方), 除了基本的厕所,我们的蒙古包还提供了一个"露天"的厕所。

每一个人都会首先走到有三面墙的厕所,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打量里边的情况,再走到露天的那一个,然后躲在石头堆后解决。两个厕所比较,我们还是比较喜欢亲近大自然^^

左边的好还是右边的好?

(照片中我们刚从远处的草地拍照玩闹回来,路经厕所,我打算等大队走远了就开始解决。刚好不远处主人家正把小羊赶回羊栏,大队也停顿看热闹,害我就这样站着等了好久...)

(领队林剑强摄)

Tuesday, June 13, 2017

我的星空


"对蒙古有什么期待?" 在蒙古的第二天,领队问我。

"大草原、布满星星的夜空。"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没问题。" 领队也斩钉截铁地给了我肯定。

的确,大草原、星空是我一直对蒙古的憧憬。

没想到,在蒙古野外的第一个夜晚,就圆了一个梦。

日常夜短的夏天,晚上九点,天空依然被晚霞霸占着。和团友聊天打发时间,好不容易等到十一点多,天色终于完全暗了下来。

一望无际的大地,和天空连接在一起。夜越深,越是寒风刺骨。我和两个团友却舍不得让眼睛离开星空,从蒙古包拖出了睡袋,在羊群的叫声陪伴下,我们悠哉地躺在沙漠上,享受属于大自然的一切。

凌晨一点,实在冷得受不了,打算躲进蒙古包,团友说,怎么天空一团团的白色,是云吗?从一开始就在一旁摄影的领队说,不是云,是银河系啦。领队还说,这是他带团以来看过最清楚的银河系,而且是180度无阻碍的银河系! 领队兴起,让我们三人充当模特儿,让原本的风景照,留下了属于我们的故事--三条冰棍的故事 ^^

还有久违的流星,引诱着我们。笑着、闹着、惊叹着,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我们才被寒风逼着回包里睡。

大自然之下,什么东西都被比了下去。

那个星空,我并没有想起任何人,纯粹地享受当下。仿佛一碰触人世间的情感,就会亵渎了大自然给我的片刻宁静。


(照片领队林剑强摄)

Wednesday, May 24, 2017

该走了


慢慢地发现,再多的情绪,与其找人倾诉,不如静静独处,在文之中找寻栖身之处。

既然开始是我主动接触,现在就由我主动离开吧。
他说过,他这个人,比较懒。

Wednesday, May 10, 2017

文字作伴


公共假期,我姐传来了两个小瓜懒在书局,悠闲地翻看读物的照片。

以前都是选看图片的书本,如今她们已经开始看漫画了! 好喜欢看她们陶醉在文字中的样子。小时候家里物资不富足,唯一的读物是学校指定购买的3M报、知识报。每个星期拿到读物都满心欢喜地把它们带回家,赶紧做完功课,把每一个故事读了一遍又一遍。

能把阅读当作嗜好,我们都是幸运的。


话说,我今天也懒在家,悠闲地看了一整天的书,特别满足。(名副其实的宅女^^)

Tuesday, May 9, 2017

在梦里


你把我约了出来。
我以为,那是一群老朋友的相聚。
原来,你只约了我和她。

一顿饭下来,你和她轻声细语。
我,就像个外人。

最后,你像是担心我还看不出来。
你拿起了她的包包,说这是你给她送的礼物。
包包的颜色和你衣服的颜色,是一系列的。
你甜蜜地问我,你和她像情侣装吗?

我,笑得格外灿烂。
心,却淌着血。

饭后离开,你牵起了她的手。
她腼腆地把手缩了一缩。
你坚定地握紧了她的手,温柔地看了她一眼。
像是在说,怕什么给别人知道。

别人,是我。


回到现实生活。
你和我,始终甚少往来。
或许我该庆幸,你并没有向我炫耀你的感情生活。
不保持联络,或许就是最好的举动。

Thursday, May 4, 2017

心灵层面的伴侣


博士班名单一出炉,整个部门刮了个大风暴。一半的前辈要离开部门去深造了!

诊所的气氛也不一样了,大家兴致勃勃地准备自己未来的新挑战,折起衣袖,备收拾行李、安置妻儿。

唯独一个人,比平常显得更闷闷不乐了,却死口否认。大家都知道,他和妻子从大学先修班到现在都形影不离。如今两人将要分隔两地,心里格外沉重。他是妻子的学长,听说妻子还在当实习生的时候,他经常陪伴妻子加班; 妻子爱写作,写了一个故事,他帮忙妻子安排出版,不久前真的成功出版了!有个爱闹的同事撒野他说,妻子比他赚的钱还要多。他耸耸肩说,在背后支持才是最重要。

这种画面,在电影中经常出现。第一次感受到身边有人如此地守护着自己的女孩,那一刻,我真的是被感动了。突然,我也很认真的想要一个能如此守候自己的人,至少在精神上。

原来人到了一个阶段,真的会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庭...


如果三十岁的我还没结婚,你会牵起我的手吗?

Friday, April 28, 2017

打不开的心怀


在门诊,一个病人心藏有孔,却不愿意接受治疗。孩子、丈夫都劝过了,几个同事之前也费过一番唇舌。今天,是我看她。千方百计,什么都说了。病人显然清楚知道自己的病情,也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就是拒绝进一步的治疗。

我说安娣,你是否在担心什么?安娣说,也没在担心什么,我准时吃药,感觉身体好很多了。

我说安娣,吃药只是减轻心藏的负担,不是最终的治疗。要是情况再严重,就会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安娣说,就由得我吧。

我说安娣,到时候你进院,孩子丈夫就要到医院照顾你,你舍得让他们看你受苦?安娣说,我就不要进院,不要麻烦孩子,在家里听天由命。

安娣像是在说气话。我尝试把方向转一转。

我说安娣,这不是绝症,不是癌症第四期,我们有办法治疗。安娣坚持说不。

陪伴在一旁的女儿,想必期望我能改变妈妈的想法。我每说一句话,女儿就一直点头附和。安娣的每一个"不",就像针一样刺着她的心。看见妈妈这么顽固,女儿别过头,抹了抹眼泪。

那画面让我动了情绪,眼睛也有点湿了。

我说安娣,你还这么年轻,最小的孩子还在念中学,你不想看她毕业结婚成家吗?安娣依然铁着心肠。

我静默了几秒,头脑再也想不到任何说服的句子,毕竟我不能逼她。整间房间气氛有点凝重。最后,我直视安娣的双眼,我说安娣,要是我妈妈,我一定会让她做。

不知道为什么,话一说完,我眼眶的泪水变得更满了。安娣仿佛也看见我情绪的波动,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不再反驳。

我借故低下头检查安娣双脚,再假装低头在病历上记录下什么,快速让情绪平复下来。

直到最后,安娣依然没有同意接受下一步的检验,女儿也只能无奈地看着我。


我说安娣,我多么希望你能对我敞开心怀,告诉我你到底在顾虑什么...

Saturday, April 15, 2017

音乐之路


带小瓜上钢琴班。趁钢琴老师还没来,我陪着小瓜练琴。不谙钢琴的我,至少懂得音符、拍子,勉强应付得来。

短短几行音符,我拍着拍子让小瓜一遍一遍地练习。像是回到从前练习小提琴的日子,也是这样,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练,几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和音符。

我姐说小瓜上完钢琴班,回到家也坐在钢琴边一直练到晚上,早上睡醒又继续练。

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坏,学音乐的孩子特别专心、认真。

看着小瓜长大,很多时候也唤醒了自己小时候的单纯。

曾几何时,一个下午对着几段音符重复练习,就是一种幸福...

(在外面等候小瓜的时候,听见其他小孩练小提琴,走音走得挺刺耳的。我姐说,她以前也是这样整天在家里听走音的小提琴,还要是两个。我和三姐都学小提琴 ^^)。